能源转型面面观丨全民参与的德国能源转型进程

媒体关注
2019.05.15

前  言 推进能源革命及绿色低碳清洁能源体系发展,是我国新时代能源发展的重要突破点。未来,能源行业将逐步与大数据、虚拟发电厂、智能电网、物联网、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技术、数字技术融合,能源的发电成本将不断下降、能源投资重心也将向绿色清洁化能源转移,产业结构和能源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 在全球能源转型的浪潮中,德国是最积极且最有成效的一个国家,也许我们可以有效借鉴德国经验,在接下来的电力市场改革和监管政策改革中避免弯路。 

——《能源评论》

 在德国,如果你想买房,懂行的人往往会这样建议:不要着急去银行申请贷款,而是先看一下那套房子的能源消耗水平。

▲ 德国第100万个户用光伏系统并网

 这个建议背后,是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的一项对于低能耗建筑的计划——在购买低能耗的房屋时,购房人可向德国复兴信贷银行申请一笔最高达10万欧元的特殊低息贷款,贷款总期限30年,固定利率0.75%。另外,符合《德国新建住宅的节能条例》中能源标准为55的建筑,KfW还会按照贷款额27.5%的比例,向购房者返还补贴,最高2.75万欧元左右。

▲ 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

 以一间总价为30万欧元的公寓计算,如果房屋符合KfW规定节能标准,那么购房人不仅可以申请10万欧元的优惠贷款,还能直接获得2.75万欧元的补贴。 德国复兴信贷银行是一家国有开发银行,德国政府持股80%,各联邦州持股20%。节能建筑贷款计划,只是其众多推进德国绿色转型的计划之一。但无论设计建筑、储能还是新能源,这些计划的思路和操作都遵循了德国能源转型的初衷:从消费者入手,让更多人主动参与到节能中,提高全民对能源节约和有效利用的重视程度,最终推动能源结构的优化。 

如何实现参与

 德国的能源转型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到2017年《可再生能源法修订案》颁布实施,德国先后颁布了超过20多项与能源转型相关的法律及若干法规。 德国的能源法规体系遵循两点原则:一是在规划方面,德国始终考虑到工业、居民和交通等所有用能领域,在此基础上形成完善的体系和路线图,并会兼顾项目长期运行的经济性和可持续性;二是在内容方面,德国能源转型始终把节能放在第一位,因此相当一部分的法规,都会直接或间接涉及能源节约和循环经济领域。在推动全民参与方面,政府的主要工作体现为两点,即低息贷款和提供咨询服务。 低息贷款,即前文提及的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推出了一系列计划。除了建筑节能,KfW另一个成功的补贴项目是太阳能储能。2013年5月,德国政府通过KfW对家用太阳能电池储能系统进行补贴。新建太阳能电站加上储能设备,或者现有太阳能电站加装储能设备,都可以申请2000-2200欧元/千瓦的补贴。和建筑节能类似,KfW还会给予还款补贴,额度为设备总售价的30%,在偿还贷款时直接抵消。这项政策直接促进了德国家庭储能市场在2015年的爆发,并让这种系统开始普及。

▲ 户用光伏系统

 而减免咨询费用,则是德国政府推出的另一项针对全民开展的服务。在国家层面,2008年,德国联邦环境、自然保护及核安全部(BMU)启动了“国家气候保护倡议”资助项目(NKI),旨在争取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气候保护当中来,促进经验交流、加强并推广地区层面上的气候保护措施。 但是,仅靠政府推动的节能,显然是难以持续的。从决定转型初期,德国同时制定了市场化倒逼机制和鼓励措施,让公众实现主动、自发的参与。 从小教育则是最重要的鼓励措施。在德国,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每个人对能源资源的节约意识都是从小树立的。在家里,父母会对节约能源、资源分类进行言传身教,在学校,老师会对能源利用、能源技术进行系统教育。这些教育和影响,让每个人把能源节约内化为一种习惯,也让很多人从小就建立了能耗的概念。

▲ 德国小学开展的节能教育

 这也是为什么在很多地区的能源变革中,公众都会主动根据所在地区的资源禀赋、技术条件提出更为可行的改进建议。事实证明,来自公众提出的建议多数都是可行的。 

如何激发热情

 无论是在德国还是其他欧洲国家,一个共同的经验是:要让公众接受能源变革,并落实在日常生活上,需要很长的一个过程。

▲ 大型光伏电站

 在比利时,曾有一位能源转型的专家在垃圾发电厂向我们表示,他们仅在培养人们垃圾分类的习惯上,就整整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因此,要推进能源变革,特别是让公众主动参与,需要在形成整体思路和路线图的前提下,有耐心地逐步落实。

▲ 校园垃圾分类教育

 对于中国而言,近年的科技创新环境更好,而产业基础也已经建立起来。特别是在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达,市场活跃,且教育水平较高,具备公众主动参与能源变革的基本条件。因此,政府或将在未来从以下两方面采取措施,激发公众参与的热情。 政府机构的示范作用。在德国,如果市政府希望咨询机构对其能效减少提出建议,那么专家的第一建议一定是:先把政府自己的办公楼进行节能改造。这是一个通用的准则。原因在于,政府自己对办公楼具有控制权,在具体的落实中也便于决策和执行。同时,在政府的示范效应之下,其他公共建筑以及民用建筑才有动力进行尝试。 借助网络技术开展民众教育。在推进公众对能源变革的认知上,德国使用了媒体、社区、研讨会、竞赛等多种途径。可见,传播路径越广、程度越高,公众了解能源变革的速度和深度就越快。在中国,网络和新媒体等技术已经渗透到各个年龄层的公众身上。 因此,如果能有效利用网络技术开展宣传和公众教育,或将事半功倍,激发公众参与的动力,进而缩短实现能源变革的时间。 

内容转载自《能源评论·首席能源观》

 

5月15-17日2019慕尼黑国际太阳能技术博览会隆基将携全新一代高效组件产品惊艳亮相我们期待在慕尼黑与您相遇 #找到我们 预见未来#